橙家的橙子和橙汁

【百日叶王/Day81】夏天就是要吃冰棍啊!

【叶周36h/27h】许愿池

  • 字数:4207字。

  • 关键词:恐怖电影、许愿池、穿越。

  • 有少量恐怖元素,先虐后甜,介意者慎入。

  • 私设轮回老板和经理有观点分歧,剧情需要,不是黑鹅队。

      如果面前有一个许愿池,周泽楷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投进一枚硬币,许愿他和叶修之间的气氛不像现在这样奇怪。明明是情侣之间正常的约会,却处处透着尴尬,就连一贯的寒暄与说笑都浸着一丝生硬与刻板。就算分于异地,就算因繁忙而许久未见,也不该生疏至此啊。周泽楷正胡思乱想着,叶修冷不防地开了口:“一起去看场电影?”

      这是一部恐怖电影,名字叫《许怨池》。故事发生在一所大学,主角及其同学一起去景点游玩,然后各自在景点的许愿池许下了自己的愿望。然而,等她们回到学校后,怪事频频发生。最终,在恐惧与痛苦中,她们实现了自己许下的愿望,以及其残忍而血腥的方式。屏幕上,见证了同伴的相继死去后,仅存活的主角正拿着一把小刀将自己身上的肉一片片割去。在淋漓鲜血的映衬下,女孩子漂亮的五官因痛苦而扭曲着,伴随着止不住的颤抖。可惜,一切想要夺回身体控制权的尝试都是徒劳,因为她许下的愿望是让自己变瘦。而许怨池中许下的愿望,一定会被实现。可怜吗?无辜吗?但是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们知道,她之前故意将舍友的减肥药掉包,差点使过敏体质的舍友因休克而丧命。有果必有因吗……周泽楷默默思考着,看了一眼身旁的叶修。叶修也在看他,但眼神却有些不聚焦。询问的话语还未出口,他自己的眼神也涣散起来。眼前的光影在视网膜上剧烈波动,渐渐模糊不清。

      再次清醒过来时,周泽楷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普通的六人宿舍。宿舍普通,宿舍的布局却让他瞪大了眼。这布局,竟跟电影中主角所住的宿舍一摸一样!“我们不会是穿越时空到了电影里吧?这可够离奇的。”叶修也醒了过来,不过显然没怎么当真,悠悠地开着玩笑。但下一刻,二人就笑不出来了。只见宿舍的门被大力推开,门外的男生不耐烦地催促:“你们俩好了没有啊?大家可都等着呢。说好的今天一起去景点看那个据说很灵的许愿池,你们怎么都不提前准备的吗!“和电影中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话语,一样的时间,分毫不差。周泽楷和叶修同时望向对方,目光相接,脸上全是凝重与不解。这这这,这是男版的《许怨池》吗?!

      见他们不说话,男生干脆叫了同伴来一起将二人拉拽上车。最初的一愣神让他们忘却了挣扎,现在坐在车上也不好再做什么。他们听着前座人的欢声笑语,默默无言。叶修看了看周泽楷皱起来的眉,拍了拍他的肩膀:“见机行事,没事的。”周泽楷看着他,伸手用力握住他的手:“嗯。”

      车子很快开到了景点。景点里游人如织,他们并肩穿行其中,却都没什么心情去欣赏花红柳绿的大好春色。直到——“看!那就是那个许愿池!”一个同伴指着前方说,“我听说特别灵验的。”走近些。“你们看,池子里的硬币好多啊!”“肯定是灵所以来许愿的人多呗。”一片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中,叶修觉得有点头疼。他按着额角,准备站出来说些什么,就见周泽楷先一步走到池边,投下一枚硬币:“和前辈,离开这里。”话音刚落,叶修只觉得自己全身各处都传来剧痛,没有节奏,混乱无章地一拥而上,伴随着初春的微寒,刺激着大脑皮层的每一处。这是……在实现小周刚刚许下的愿望?他挣扎着看向周泽楷,发现周泽楷与自己一样,身体被空气蚕食般,一点一点地消失于池水的波澜前,大睁着的眼睛里闪着愧疚,痛苦,与不安。“小周……”不是你的错。

      叶修猛然醒来,发现自己和周泽楷还好好地躺在最初的宿舍里。许愿“离开”,就会回到最初的宿舍?这说明我们只能离开景点,不能离开电影吗……啧,死局。叶修感慨着,揉了揉脖子。他全身上下都泛着疼痛,细看之下却没有任何伤口。“不会受伤?还挺人性化。”叶修站了起来,慢慢活动着身体,“小周,你怎么样?”周泽楷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却被门口的男声打断:“你们俩好了没有啊?大家可都等着呢。说好的今天一起去景点看那个据说很灵的许愿池,你们怎么都不提前准备的吗!”两人一惊,没有离开!不仅仅是没有离开电影里的世界,他们甚至都没有离开那一天!震惊彻底堵住了周泽楷未说出口的话语,怎么会这样!

      “抱歉啊,”叶修很快镇定下来,说,“我们今天身体不舒服,就不去了,你们去玩吧,玩得开心点。”“那怎么行!”门外的男生和上次一样,叫来同伴,无视他们的挣扎和抗议,不由分说地把他们往车上拖。他们最终还是被拽上了车,男生的力气开挂般大得惊人,他们的反抗显得那么渺小无力。叶修喘着气瘫在车上:“我说……你们……为什么非要去那个许愿池啊?”“不是都约好了吗?这样灵的许愿池,不想试试?”吐出欢快话语的脸庞,此刻却扬着冷笑。得,这通关副本是不打不行啊。诶?等等……

      再次来到景点,叶修快步径直走到许愿池前,投币:“我不想许愿,我没有任何愿望。”既然是打不过的副本,那为什么不放弃呢?但是,叶修没来得及转身,就被大力推入池中。“说谎可不好哦。”谁?谁在说话?叶修呛了几口水,感到自己的身子在急速下坠。一个许愿池而已,水有这么深吗?他尝试着游上去,却看到一起入水的周泽楷对他摇头。游不上去的,就像是有什么在一直压着你,不束缚你的手脚,却抑制你的希望。就这样溺水而亡吗……二人默默想着。突然,有不知名的海草缠上了二人。海草的边缘带着锋利的小刺,划过皮肤,在水中绽开一朵朵血花。许愿池清澈见底,水底竟然会有海草?喂,这也太作弊了吧!但海草没有给他们吐槽的时间。水中的海草能自动定位般,准确地层层缠绕在他们的身上,并开始急速收紧,压缩。骨与骨的碰撞,肉与肉的摩擦,直至肺中的最后一丝空气被压榨殆尽。

      周泽楷醒来,浑身酸痛,吸进的空气都仿佛带着棱角,扎得肺生疼。他坐起来,想看看叶修的情况,但是,“你们俩好了没有啊?大家可都等着呢。说好的今天一起去景点看那个据说很灵的许愿池,你们怎么都不提前准备的吗!”

      ……

      一个轮回,又一个轮回。从不甘到愤怒到无力到崩溃,他们渐渐地有些迷茫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穿越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干点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真正离开。不知重来了多少次的许愿,不知换了多少花样的死亡,每一次的希望都只会带来更深的绝望。真的,就出不去了吗?

      叶修勉强地笑笑,故作轻松地说:“往好了想,我们现在是不是拥有无限的时间和生命啦?”“可是……很寂寞。”周泽楷提不起精神。他疯狂地想念着本应拥有的一切,荣耀,一枪穿云,轮回……哪怕只是街道上寻常的落叶,都让他念念于心。“跟哥在一起,还抱怨寂寞?”叶修揽过他,吻了上去。很苦涩的一个吻,也许是安慰,也许是相依。苦得心头都在微微颤抖,苦得眼眶都开始发热。

      突然,叶修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浑身一颤,周泽楷感受到了他的异样,不解地看着他微微失神的双目。“我们……是在约会的时候穿越进来的……我是说,也许这与我们之间的关系有关?那么,许与此相关的愿望,是不是就能找到出去的线索?”值得一试。

      不知第多少次站在许愿池前,周泽楷却突然发觉了许愿池中的异样。他指着池中的硬币:“变少了。”叶修仔细地看了看,又回想了一下。确实,貌似每一次重来,池中的硬币都会减少。这代表了什么呢?他们可使用的重来机会在减少吗?那么,一旦硬币数量减少为零,他们会怎么样?“会……回去?”叶修摇头:“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只是单纯地想让我们体验一把崩溃的感觉吗?大可不必如此费事。”但是,如果猜测为真,就意味着他们可使用的次数其实是有限的。他们该怎么办?他们该怎么利用这有限的次数?

      “还是按原计划吧,许愿永远在一起。”叶修提议。“不,太危险。”意识到次数的有限性,周泽楷更想寻求一个稳妥的方法,一个不会让他们如此受伤的方法。

      “周泽楷!现在没有时间了!按照之前的经验,迟迟不许愿也会被推入水池中!我们只能这样了!”周泽楷紧咬着下唇,没有回应叶修。

      “周泽楷!”不,不要。

      “周泽楷!”不要再看一次几次更多次熟悉的身影血肉模糊。

      “周泽楷!”不要再见到那本应闪着骄傲的光的眼睛被血雾所遮掩,被痛苦所侵染。

      “周泽楷!”不要到硬币减少为零的最后看着你痛苦而逝。

      “周泽楷!”不,不要……

      意见的相左使他们僵持在许愿池前。叶修叹了口气:“也许,我们根本就不了解彼此。”他投入一枚硬币:“我许愿,让我们了解彼此。”

      当啷——

      硬币落入了许愿池中。

      熟悉的疼痛感使叶修睁开眼睛,他发现他来到了轮回俱乐部,以上帝的视角俯视着一切。他看了看日历,日期显示是在他们约会之前。说起来,那段时间忙着开荒,都没怎么跟小周联系,也不知道他怎么样……叶修突然怔住,难道说,问题出在这?纷扰的争吵声打断了叶修的思绪,他往下看去,看到俱乐部经理和老板正在争执不下,周泽楷默默站在一旁看着二人。“我说过了!我们战队也该试着多推出其他队员到大众面前了!只有一个周泽楷,够吗?”“但推出江波涛的反响并不好啊,粉丝明显都不买账!这样下去只是在消耗我们战队已积累起的粉丝和路人缘!”“那也得去做!不说粉丝,其他队员就没有一点想法吗?一起上场,一起拼搏,不说鲜花掌声,就连灯光都没有!这样能使他们安分地一直呆在轮回吗?”……叶修清清楚楚地看到,一开始还只是想劝架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周泽楷,在他们提到其他队员时,整个人都暗淡了几分。虽说在轮回中,周泽楷的人缘不错,大家相处得也都很融洽。但当这样的问题赤裸裸地摆在眼前时,任谁都会有心生横刺之感。叶修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一路跟着周泽楷回到寝室,看到他拿出了一本日记本,打开写了起来。小周有写日记的习惯?叶修不禁凑近去看,却看到了周泽楷一行行伤感而为难的字迹。你在轮回……是这样的吗?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也许是为了回应叶修,周泽楷拿出手机打开了QQ,在置顶的聊天里发:“前辈,在做什么?”但是自己,很久都没有回应他。久到周泽楷抱着自己送他的小企鹅抱枕睡着了,QQ对话框里还是只有孤零零的那么一句话。叶修锤了自己一下,自己那时候,都在干什么啊?

      周泽楷发现自己身处兴欣网吧,像个幽灵一样飘在空中,面前是忙于与各大公会会长交涉的叶修。工会会长们无不被他气得炸毛却又无可奈何,叶修却并不像他发出的对话那样轻松。他紧皱着眉,不停地思考着会长们可能会做出的所有反应,不时地在一个小笔记本里记下新想到的一些可能性。专注于此的叶修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脊背和双腿都因为坐的时间过长而微微僵硬,或者说他是刻意忽略了自己有多疲惫,多劳累。前辈……

      终于全部交涉完毕,周泽楷跟着一起松了一口气,却看到叶修没有急着关电脑,而是拉过了QQ聊天窗口。自己的“前辈,在做什么?”还停留在界面里,头像却早已经灰了下去。叶修叹了口气,关上了电脑。

      ……

      两人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坐在电影院里,双手交叠,紧紧相握。

      电影已经放完,滚动的字幕也已定格,定格在一句话上:你,实现自己的愿望了吗?




王不留行的服饰真是画到让人放弃治疗,一开始还认真画画的我画到一半就开始乱涂(ಥ_ಥ)不过总算是画完了【咸鱼瘫】
我爱滤镜哈哈哈哈哈哈

20180529叶攻生日企划-改

之前的错误已经更正,相信会越来越好(。ò ∀ ó。)

专注叶all小分队企划版:

因原企划案造成较大不和谐影响而做出更改处理。


对于本次策划事故这个问题,我们全体企划组成员感到非常抱歉,如果还有疑问请查看致歉声明,谢谢。






这里是20180529叶攻生日企划,我们邀请的二十九位叶攻太太,从五月一日的5:29开始,一天一位太太发文,为叶叶送上生日祝福。




以下参与太太名单:


【5月1日】 @橙家的橙子和橙汁 
【5月2日】 @颜泠、 
【5月3日】 @修天 
【5月4日】@A.M
【5月5日】 @北茶一许 
【5月6日】 @腿毛很粗的蛤蛎 
【5月7日】 @墨非尘 
【5月8日】 @梦魇 🌸 
【5月9日】@V.
【5月10日】 @慕挽笙 
【5月11日】 @尾戒 
【5月12日】  @锦烟 
【5月13日】 @千丝柔情 
【5月14日】 @骊山浯罢,泪雨霖铃 
【5月15日】 @缭绕轻烟 
【5月16日】 @尹蕙杏 
【5月17日】  @烟灰烬。
【5月18日】  @皮尔庞特 
【5月19日】 @柒叶、落 
【5月20日】 @云起木生爱修修 
【5月21日】 @狐大仙儿 
【5月22日】 @愿尘 
【5月23日】 @灵感大王来我家 
【5月24日】 @碱性五号 
【5月25日】 @某颗果子 
【5月26日】 @与君初识 
【5月27日】 @墨梓云翊 
【5月28日】 @醉觞_S 
【5月29日】  @浅 




必打tag:20180529叶攻生日企划




有任何企划的疑问或建议请提问主催 @烟灰烬。


感谢各位太太的参与,尤其谢谢锦烟的支援。也谢谢各位叶攻粉的建议。谢谢。

【Glory Dynasty/叶伞周预告+生贺】

作者没吃药系列,一路放飞自我╰(*°▽°*)╯

因为画最后的贺图萌上了叶修君莫笑千机伞的互动,然后因为没粮吃饿死了,却仍然不知悔改地还想画其他操作者账号卡和武器的互动。

你清醒一点!粮是不存在的! (╯‵□′)╯︵┻━┻

最后,5月7日记得戳 @墨非尘 看文哦~

这是对我买的一个全职福袋的吐槽,顺便衍生出的脑洞,话说我这种非酋是真的不适合买福袋啊……【仰天长叹】
(PS:没找到方士谦的人设就自己涂了一个_(:3」∠)_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买买买的林林,我有这——么爱他!!

【07!叶苏】借伞

半夜爆肝的产物,光线不强可能有碍观看_(:3」∠)_

不要吐槽那个伞!我是真的不会画,画废了几张后就成了这样……(我去面壁)

本来有玻璃渣来着(估计也能猜到),在 @墨非尘 的劝阻下(其实是时间不够了)没加玻璃渣部分,大家可以在评论区猜猜看(等等不会被打吧)。